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骞的博客

寳劍橡葉騎士的山莊

 
 
 
 
 

日志

 
 

我与舰艇画册  

2012-07-17 10:29:43|  分类: 书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记得幼时,当时国内的军事刊物还不多,1979年,继长期以来,面向公众者唯一的《航空知识》后,以海军为主的《舰船知识》问世我与舰艇画册 - 章騫 - 章骞的博客
 了,这对于自幼喜欢船舶和海军的笔者而言,当然是一个天大的喜讯。但由于《舰船知识》当时还刚刚起步,依然存在很多稚嫩以及需要改进之处。其中比较突出的,便是杂志的外观上,还缺乏扣动读者心弦的因素,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憾事。

    不过,当我拿到1984年第4期,将杂志翻到封底之时,眼前只感到一亮,映入眼帘的,是两幅描绘着二战时代驱逐舰的画作,这两幅作品与当时见过的其他船舶画作相比,是那么的令人面目一新。其舰艇的刻画细腻得一丝不苟,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舰艇与作为背景的大海与天空浑然一体,使得整个画面充满了美感以及动感。画页下面除了介绍两者分别是法国的“可怖”号(当时印作“可畏”号)与英国的“哥萨克”号驱逐舰,并且简要列举了其性能后,特别还注明了:

“选自日本《野上隼夫舰船画集》”。


    这便是我和《野上隼夫舰船画集》的初次见面,虽然当时我还没有机会欣赏到他更多的舰船画作,但是野上隼夫先生的名字却已经刻在了我尚未成年的心中。

转眼五年过去了,我开始离开故里踏上东瀛的土地,开始了长达十四年多的东渡历程。在日本东京,有个名叫神保町的地方,可能是距离东京大学不远,其整条大街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书店,形成了日本著名的神保町书店一条街。在其中有一家名叫“书泉”的大型书店中,我在其六楼看到了几乎有一个书架全被早已耳闻的《世界舰船》杂志占据。除了通常号外,还有大量的增刊,每种增刊基本上都有一个专门的主题。我随手取出增刊17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法国舰艇》来,翻开封面,便可见一幅从舰艏左舷的上空描绘的法国战列舰“黎歇留”号的鸟瞰图,图上有一条深蓝的色带,上面的一个一个白色方框内写着《彩色版法国军舰画集》的红色粗体字。其后还有三张绝美的画作,描绘着二战期间法国几种具有代表性的舰艇。其中第三幅是那样的熟悉,就是几年前在《舰船知识》封底见过的“可怖”号那劈波斩浪的矫健身姿。果然,翻回最初一页,在白框红字下的蓝底色上,还印着四个小小的白色文字:野上隼夫!在其一旁的增刊20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意大利舰艇》前,也同样是以野上隼夫的4幅《彩色版意大利军舰画集》开始的,这又让我大饱了眼福。

而在那些直排版的《世界舰船》一边,还放着一种横排版的白色书刊,出版社同样也是海人社。在其书脊上则标着《野上隼夫舰船画集》的字样!然而当我从书架上取出这本画集之时,心不觉地凉了半截。这本书被塑料薄膜包了个严严实实,我能够看到的只是封面上的那艘夕阳下的邮轮。而若要买回去看,当时的经济条件又不答应,我只能悻悻地将其放回了原处。

这也是我第一次和这本画集邂逅,但又是失之交臂的过程。

 以后在其他书店也有看见这本《野上隼夫舰船画集》,但是不论哪家书店中,这本画集都无不例外羞涩地躲在塑料膜后,根本没有机会让我窥见尊容。

直到数年后,我终于有了机会看到了庐山真面目。那是在我一位日本朋友家里,他的书橱中居然有《野上隼夫舰船画集》。我当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请求他给我一睹为快。他从书橱中一边取出这本画集,一边和我说,还有一本刚刚出的姊妹作是否也有兴趣?随后,他从他的书桌上也拿过来另一本相同大小的。我看了看封面,上面印着的是《柚木武士日本军舰画集》。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个意外收获,于是在几乎整整一个下午,我都陶醉期间。打开《柚木武士日本军舰画集》后,我发现其中的画作也并非我首次所见,我曾经在旧书店购买过一些《世界舰船》的过刊,其中就有一些会登载过,当时留下较深印象的,便是一幅描绘航空巡洋舰“最上”号的,这幅画完全再现了“最上”号随着“扶桑”号战列舰,驶向苏里高海峡这个鬼门关的场景,舰艇的队列,改装后舰上增设的高射机关炮、雷达等细节都几乎完全忠于史实。由于首次得以完整地欣赏这部画作,我这才感受到了柚木先生所有的画作,都是经过了悉心的考证,力图符合当时的历史背景。如果说,观看《野上隼夫舰船画集》是体会天空、大海、舰船浑然一体的美感的话,那么欣赏《柚木武士日本军舰画集》则仿佛是阅读一篇由图画来构成的史书。 

这以后,我受开始尝试创作一些对于舰艇和海战的文章,而第一次成功发表的,便是在2003年的一篇介绍法国空想级驱逐舰之小文。也不知道是否为巧合,那个最初刊载在19844月号中曾经激荡过我的心胸的那艘“可怖”号驱逐舰,便是属于空想级,这艘舰更是创下了45.25节这个蒸汽轮机船舰前所未有的速度纪录,这个纪录被记载在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里,并且至今依然未曾被打破。当我写到了这里,野上隼夫所描绘的“可怖”号的画面始终萦绕在我的眼前,那劈波斩浪的姿影,恰如其分地表现了这个世界纪录保持者的矫捷之容。

回国以后,我非常意外地发现国内的海军与舰船爱好者中,对于这两种画集也有着非常高的知晓率,其舰艇画也多次出现在各种网络和出版物中,但是却始终没有一本收集较全的资料。

2009年开始,承蒙青岛出版社的厚爱和信任,笔者开始为该出版社引进日本海人社的《世界舰船》杂志尽一些微薄之力。期间为出版社引进什么样的书籍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对四种增刊进行了全面监修,此外还参与了对其他一些引进增刊作出了审校和修改。并且还与日本海人社进行了若干业务沟通。幸得青岛出版社申尧等诸多编辑人员的全面信赖,我的工作也得到了比较顺利的展开。

到了2011年,申编辑希望我能够对海人社出版的《野上隼夫舰船画集》与《柚木武士日本军舰画集》的翻译进行审校。对于我而言,这两种画册和我已经是有着非常深厚的缘分,而此时,能够亲自为将这两部画册完整地介绍给国内读者效力,对我而言自然又是一件非常荣幸之事。等我接到了翻译初稿,我却遗憾地发现,这次的译稿却不尽人意,《柚木武士日本军舰画集》中的文字与原文相距过大,而《野上隼夫舰船画集》后面的文字则完全遗漏了。由于当时已经临近出版,在物色翻译耗时太多,经过与申编辑的商量,由我本人重新对两部画集进行翻译。

我与舰艇画册 - 章騫 - 章骞的博客
 
我与舰艇画册 - 章騫 - 章骞的博客
 

对于一种画集而言,尽管翻译工作量并不算高,但是,如果用最精炼的文字来对这些画作进行说明,其中也是大有学问。航海、海军、造船等术语的正确使用更不待言,船舰名称、船舶公司名称的正确翻译其实也绝非易事,必须对其命名典故有所了解,而且对于原文中的错误,也必须加以指明和更正。但是,这两本画册中,最使人费心的文稿,便是最后的作者寄语。这些寄语中其实是包含了作者对于他创作渊源、作画过程等经历的描述,更为重要的是,那是解读作者创作历程的钥匙。在翻译过程中,笔者便是尽力去把握野上与柚木两位画师的心境,想象着他们是如何来完成他们的一幅又一幅作品,努力试着用更为恰当的语气来分别叙述这两位有着不同人生履历的画家之心声。

事实上,这两位画家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都并非所谓的专业画家。野上先生是一位造船工程师,而柚木先生则曾是一名航空自卫队成员,后在东芝公司工作。绘画对于他们而言都是业余爱好,也许正是从这个意义上看,他们会分别从其各自的切入点,对于舰船进行艺术再现。野上先生曾说:

“在公司工作期间,我上过各种船,参加了多次试航,试航期间曾经不知疲倦地观察船体、眺望大海。油料的气味、油漆的气味、测速标柱间的航速试验、倒车时桅顶的晃摇、使用照明而进行的夜间航速试验、逆光时海浪的闪烁,这一切都深入脑海。在创作船舶绘画之时,这些见闻起到了多大的作用自然不在话下。”

而柚木先生则说:

“对于每一艘舰艇的描绘,我认为必须力求尊重史实。首先确定舰艇所处的时间,并对此时舰艇之行动、编制,各舰的位置关系、地点、气象状况以及技术因素加以考证,力求正确,努力在画作中体现其现实感。”

但是在对于舰船画的创作过程中,他们也都有着几乎相同的感触,长年有着丰富出海经验的船舶设计工程 师野上先生坦言:

“对于舰船画这个画种而言,比起舰船这个主角,其背景的大海长空的描绘却足以左右整幅作品的成败。这些细节的描绘也比画船费时更多,创作起来十分不易。这是因为我一边要面对凤毛麟角的珍贵照片,一边聆听录音机里的波涛之声、锚链的卷扬之声、海鸥的啼鸣之声等磁带,再结合我往昔试航的经验,竭力发挥想象力以实现。”

而在公司上班之余,还挤出时间搞创作,甚至将其作为自己第二生命的柚木先生也同样认为:

“原本就听说画军舰是件非常困难的事,实际上做起来,我便更是有了切身的体会。且不论在绘画过程中必须准确把握好舰艇的机械构造、技术特点、当时涂装,并在创作过程中加以正确地表现;此外还要在背景中勾勒天空和大海,展现画面光与影的效果。如何将其协调地加以描绘,使之具有现实感,对我而言便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课题。尤其是对于大海的描绘,更是左右画面整体的要因,这让我自始至终都费尽了心思。”

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指出了在舰船画的创作过程中,比起作为主角的舰船,作画者却必须在背景上耗费更大的工夫这个道理。正是由于他们体会这个道理并将其融入自己的作品之中,他们的作品才得以与众不同,那么容易抓住欣赏者的内心。笔者也明白了,到底是什么,使得我最初接触到野上先生的作品,便使他的作品如此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的理由。

据说,这两本画册在日本国内也早已绝版,这次青岛出版社在引进版权之际,是专程从日本海人社运来原版的软片,完全忠实地将这两种画集展示在中国读者的面前。而且与原版的软封面相比,这次还用了精装硬质封面。因此,青岛出版社这次引进的这两部画集可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非常期待着这两部优秀的作品可以激发中国舰艇画家们的创作热情与创作灵感,并在不久的将来推出中国人自己创作的舰船画集来。

    自从我最初在《舰船知识》上邂逅野上先生的画作以来,时光已经飞逝了近三十载。这次上海书展中,本人有幸作为译者参加了青岛出版社对这两部画作的签售活动,并有幸与读者进行交流。这天我刚刚从日本回国,便自机场直接赶赴书展现场。看着那么多热情的读者将这两册精美的画集放在我的面前,那一天我心潮澎湃,旅途劳顿也早已消失殆尽。我为自己能够参与这个工作而感到荣幸,并衷心期待着青岛出版社能够将更多优秀作品展示在读者面前。

刊载于  出版广角》  2012 (01)  .p88
  评论这张
 
阅读(444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