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骞的博客

寳劍橡葉騎士的山莊

 
 
 
 
 

日志

 
 

大战中最早进行的,兵力最悬殊的海战——第一次世界大战海战选萃   

2013-06-13 00:16:06|  分类: 无畏之海选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亚得里亚海的亚平宁半岛一侧完全为意大利王国所有,巴尔干一侧则主要为奥匈帝国控制。亚得里亚海通过南端的奥特朗托海峡与爱奥尼亚海相通,这条海峡最窄处75公里,最深978。因此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这条奥特朗托海峡成了整个亚得里亚海战局的关键。

1866年,统一不久的意大利于当时发生的普奥战争之中,站在了普鲁士一边。虽然从整个战争角度看普鲁士一方取得了胜利,但是由于意大利和奥地利之间进行的利萨海战中,实力占优的意方反而由于奥将特格霍夫(Wilhelm von Tegetthoff)果断的冲角战术而惨遭败绩,因此意大利未能取得对于亚得里亚海的控制。此后,两国海军相互以对方为潜在对手而展开了竞争,只是由于1882年三国同盟的缔结,两国才开始将法国作为在整个地中海的假想敌。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的1913年三国同盟被更新之际,奥匈帝国、意大利以及德国在地中海的中队规定由奥匈帝国海军司令安东··豪斯男爵统一指挥。然而,由于意大利对于奥匈帝国疆域内一些意大利人居住区域提出的领土要求被拒绝,因此这个问题被当作协约国打破三国同盟的突破口。战争爆发以后的19147月,意大利背盟打起了中立的旗号。

就在法国对德国宣战以后,原来停泊在奥匈帝国军港的德国的地中海分队“戈本”号战列巡洋舰和“布雷斯劳”号轻巡洋舰在苏雄海军少将的指挥下驶入墨西拿港加煤,并准备摆脱被封锁的命运,英法舰队对其进行了追击。到了87,奥匈帝国为了对于牵制协约国的追击行动,派遣了海军主力出港,这些舰队由海军中将涅戈万指挥,其编制如下:

第一战列舰分队

司令官:涅戈万海军中将(Njegovan Maximilian

无畏舰:特格霍夫(Tegetthoff**、联合之力(Viribus Unitis)、欧根亲王(Prinz Eugen

第二战列舰分队

司令官:威伦尼克海军少将 Willenik,

准无畏舰:弗朗茨·费迪南大公(Erzherzog Franz Ferdinand*、拉德茨基(Radetzky)、兹里尼(Zrínyi

装甲巡洋舰:圣格奥尔克(Sankt Georg

第二雷击支队

侦察巡洋舰施鲍恩海军上将Admiral Spaun*

驱逐舰:柴佩尔(Czepel)、牧马人(Csikós)、迪纳拉(Dinara)、射手(Scharfschütze)、韦莱比特(Velebit)、顽童(Wildfang

雷击舰:Tb-50ETb-51TTb-56TTb-57TTb-58TTb-60TTb-61TTb-65TTb-66FTb-67FTb-74TTb-75TTb-76T

这些舰队并没有和协约国舰队冲突的意图,因此仅仅在领海进行了警戒性航行,由于德舰已经成功从墨西拿突围而出,此时奥匈舰队虽已到达了距布林的西南方很远的意大利东南海域,但舰队还被召回,途中没有和任何协约国舰艇发生接触就在次日返回了基地。

大战中最早进行的,兵力最悬殊的海战——第一次世界大战海战选萃 - 章騫 - 章骞的博客

  

根据协约国的相关协议,法国海军承担了对于地中海的主要防务,这个任务的主要作战对象便是三国同盟中的奥匈帝国海军和意大利海军。由于意大利早早的宣布中立,因此对手国事实上只有奥匈帝国一个,而由于奥匈帝国的海岸线都在亚得里亚海的东侧,并且从亚得里亚海通往地中海便必然要途径奥特朗托海峡,因此,只要协约国方面控制住这个海峡,奥匈帝国的舰队就无法进入地中海。

奥特朗托海峡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军事要冲,在古代,维持东西罗马的一个主要干道就是通过这个海峡的,而到了文艺复兴时期,此海峡也是称霸地中海的威尼斯共和国海军最为重视之军事据点,因为这里不但是防止外敌进入亚得里亚海的门户,同样也是自己通向地中海的唯一出口。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不久,191486,黑山王国向奥匈帝国宣战,在洛夫琴山的炮兵阵地开始对奥匈帝国军港卡塔罗进行炮击,两天后,奥匈帝国防护巡洋舰“岑塔(Zenta)”、“锡盖特堡(Szigetvár)”号、驱逐舰“伏击军(Uskoke)”号以及雷击舰Tb-72F号开始炮击黑山在亚得里亚海港口安提伐利(现:黑山的巴尔)的电报局和铁道。此后,奥匈帝国海军开始对黑山海岸进行封锁。此后,封锁舰队中又增加了驱逐舰“斗士(Streiter)”、“枪骑兵(Ulan)”以及雷击舰Tb-63ETb-64FTb-68F号。在8日,虽有飞机前来空袭,但却被“岑塔”号和“锡盖特堡”号开炮逐退,炸弹也没有命中。812,英法开始向奥匈帝国开始宣战,而此时奥匈帝国海军依然在对黑山海岸进行封锁。

16日那天天气晴朗,“岑塔”号和“枪骑兵”号正在执行封锁任务,早晨746分,在西南偏南发现了5列烟雾,舰队司令官帕赫纳(Paul Pachner)海军准将命令军舰左转舵以返回港口。而到了825分,西北偏西方面也出现了烟雾,显然,对方准备兵分两路,截断这支封锁舰队的归途而将其消灭。原定接替“枪骑兵”号的“斗士”号驱逐舰已经从卡塔罗启航,8点半之时,当她发现了这两艘友舰的同时,也发现了西南方向有更多的舰艇,于是该舰连忙撤回港口。

前来攻击的为法国地中海舰队的主力,由法国海军地中海舰队总司令官布韦·德·拉佩雷尔海军中将亲自坐镇无畏舰“孤拔”号指挥,其主要舰艇如下:

直属分队:

司令官:德·拉佩雷尔海军中将兼

无畏舰孤拔(Courbet***、让·巴尔(Jean Bart

防护巡洋舰 于连·德·拉格拉维埃(Jurien de la Gravière

第一战列舰分舰队:

司令官:肖谢波拉海军中将(Chocheprat

1中队

狄德罗(Diderot**、丹敦(Danton)、孔多塞(Condorcet

2中队(海军少将拉卡兹 Lacaze

维尼奥(Vernaud*、伏尔泰(Voltaire)、米拉波(Mirabeau

第二战列舰分舰队:

司令官:勒布里斯海军中将(le Bris

1中队

真理**、正义(Justice)、民主(Democratie

2中队(海军少将特拉苏 Tracou

祖国*、共和(Republique

第一巡洋舰分队:

司令官:德·拉姆利-德·朱尼海军少将(de Ramry de Jugny

儒勒·米什莱(Jules Michelet*、埃尔奈斯特·勒南(Ernest Renan)、埃德加·基内(Edgar Quinet

第二巡洋舰分队

司令官:塞内斯海军少将(Victor Baptistin Sénès

莱昂·甘必大(Léon Gambetta*、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儒勒·费里(Jules Ferry

驱逐舰支队

旗舰 小盾(Bouclier

1中队

头盔(Casque)、短剑(Dague)、火绳杆(Boutefeu)、草耙(Fourche)、镰刀(Faulx)、芒日尼(Mangini

2中队

德国佣兵(Lansquenet)、埃尔贝士官生(Aspirant Herber)、亨利海军少尉(Enseigne Henry)、马木留克(Mameluk)、北非骑兵(Spahi

3中队

步兵(Fantassin)、土耳其近卫军(Janissaire)、骑兵(Cavalier)、狙击兵(Tirailleur)、尖兵(Voltigeur)、猎兵(Chasseur

4中队

骠骑兵(Hussard)、工兵(Sape)、石炮(Pierrier)、臼炮(Mortier)、板斧(Hache)、狼牙棒(Massue

5中队

匕首(Poignard)、军乐(Fanfare)、马刀袋(Sabretache)、短弯刀(Coutelas)、三叉戟(Trident)、斧子(Cognée

6中队

里维埃拉司令官(Commandant Rivière)、土耳其弯刀(Cimeterre)、马贡(Magon)、比松(Bisson)、勒诺丹(Renaudin)、博里司令官(Commandant Bory)、普罗泰(Protet

此外英国四艘装甲巡洋舰和八艘驱逐舰在海军少将特鲁布里奇率领下,巡弋在南方8海里以外。

面对如此强大的敌舰,帕赫纳海军准将一方面命令“枪骑兵”号先行撤退,一方面则转舵东北,准备接近海岸预防不测。“岑塔”号为一艘1899年就役的老式防护巡洋舰,最高航速仅仅21.8节,根本无法逃脱法舰的追击,因此,帕赫纳决心尽力掩护“枪骑兵”号的撤退。

840分,当法国舰队进入射程以后,首先对准“岑塔”号的前方射击,并要求投降,帕赫纳准将升起了当年在庚子事变中获得的一面中国丝绸制成的战旗,拒绝了这个要求。于是,“孤拔”号和“让·巴尔”号率先开火,其余法国舰艇也纷纷开始射击,当时的距离大约12000。到了十分钟以后,距离逼近到了9000,“岑塔”号终于也能用其八门120毫米火炮进行回击了,但是也在这个时候,第一发炮弹击中了这艘奥匈帝国的巡洋舰。

这场绝望的战斗又进行了一段时间之后,“岑塔”号右舷侧的蒸汽机舱被击中,全体机舱人员全部阵亡,舰艇终于无法航行。不过面对法国舰队的交叉火力,她依然在用右舷所有的炮火进行回击,法舰“孔多塞”号有两门240毫米中间炮、“正义”号的一门194毫米中间炮被打坏。

法国舰艇逼近到了4100,十余艘战列舰的炮口中不断地倾吐着火焰,到了920分,“岑塔”号的甲板上燃起大火,大多数火炮和舰桥都被击毁,第一个锅炉舱也已进水,不堪再战,舰长下令弃舰,而水兵们在离舰之时依然挥舞着旗帜。帕赫纳海军准将看到水兵都已经离舰,于是他也跃入水中。但就在此时,他发现舰艉的甲板上还有几个人,于是他又一次爬上船舷,在确认这些水兵也安全离开后,这才最后一个离开了“岑塔”号。

法国舰队在击沉“岑塔”号后便返回了港口,不知为何并没有进行落水人员的救助工作。这些漂流的水手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在全部324名官兵中,包括帕赫纳海军准将150多名幸存者向大约9公里外黑山海岸卡斯特拉斯图安纳(现:彼得罗瓦茨)游去。经过数小时的游程,最终在到达并在那里被黑山军俘获,这些人到1916115奥匈军队占领黑山以后获救,在923乘雷击舰Tb-81T号返回波拉港。

由于“岑塔”号的奋力掩护,随行的驱逐舰“枪骑兵”号得以顺利摆脱追击,在大约10点返回卡塔罗。

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所发生第一次,恐怕也是兵力最为悬殊的舰队交锋。法国海军中将别内梅(Pierre Léonard Bienaimè)在其著作《1914-1915年的海战(La Guerre Navale, 1914-1915)》中指出,为了击沉这艘2500吨的小巡洋舰,整个舰队耗费大口径炮弹500多发,历时20分钟,而战斗以后,己方舰艇中,有两门240毫米炮和一门194毫米炮不能使用,他最后慨叹道:“如果我们自己的这么一艘装甲巡洋舰在比这个更差的火力下若能坚持五分钟,我就非常满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312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