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骞的博客

寳劍橡葉騎士的山莊

 
 
 
 
 

日志

 
 

斋藤先生   

2013-06-07 10:07:36|  分类: 老文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贵馆的吴馆长已经约好了,要给贵馆捐赠十年的音乐资料!”这是我刚刚和斋藤先生打完招呼以后他的第一句话,“今年已经是第八年了,剩下两年份的费用我也已经凑齐了。”

这是一位中等身材的老人,他从肩上放下了一个沉甸甸的大双肩包,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装满DVDCD以及录像带的纸板箱!我正在想象着这位老人身背这个沉重的行李的艰辛时,老先生却激动地拿出一张歌剧的DVD,指着上面的文字说:“你看看,这张DVD有中文字幕,我就不用特意跑台湾买了,省下的机票钱就可以给你们买更多的了!”他眼里闪着兴奋的神情,根本没有显出一丝疲惫之意。

才短短几分钟,我就对这位才仅仅相识了几分钟的老人充满了敬意。早在上一个月初我就接到了国际交流处的沈处长为日本朋友斋藤弥三郎先生的讲座担任翻译的委托。记得当时沈处长还特意和我讲,斋藤先生已经向我们图书馆捐献了大量的音乐资料。当时听了还没有怎么在意,但是我却没有想到遇到这样感动的一幕。

这次我主要的任务是为斋藤先生作的有关捷克作曲家德沃夏克及其《新世界交响曲》的讲座作翻译,在和他商量第二天讲座的细节时,他也处处让我感到一种认真、负责和一丝不苟的态度,同时也给我感到了一种纯真的善意。比如当他得知原来计划用以讲课的DVD目前没有在馆藏,便心急如焚,但是当得知我们的海报上没有写明演奏乐团和指挥家时,便如释重负。而一旦借到了捷克指挥家诺伊曼指挥捷克爱乐乐团为纪念《新世界交响曲》初演100周年所特别纪念演出的DVD后,便宛如孩童一般,欣喜地握着我的手说:“今天晚上我可以睡好觉了!这个版本要比我原来计划的卡拉扬更好!我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讲座定于1130的中午1点半在馆内的音乐欣赏室中举行,由于是一个工作日的下午,我不禁担心起是不是会有很多听众。然而,12点过了不一会儿,就有一位50来岁的老先生进来询问,是不是今天有音乐讲座。这以后越来越多的男女老少走了进来,到了开始的时候,会场已经几乎座无虚席了。

斋藤先生 - 章騫 - 章骞的博客
 2004年11月30日 笔者正在与斋藤先生一起和读者欣赏《新世界交响曲》

     斋藤先生的这次讲座,讲的虽然是这部交响曲,但是,他并不是机械地对这部交响曲进行诠释,而是着重于将作曲家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来分析他创作这部作品时的心境。

在讲座中,他尤其强调了德沃夏克在美国的生活:“他到达美国的是1892915日,接受了担任了纽约国民音乐学院院长的聘请,年过半百的德沃夏克对于这个邀请,最初并不乐意前往。当时他在欧洲的成功是他到处受到热烈的欢迎,同时身为布拉格音乐学院教授,生活富裕,根本没有想过去人生地不熟的美国。然而到底是什么让他远渡重洋呢?

报酬,极为丰厚的报酬。在布拉格音乐学院,他的年薪是1200盾,而招聘信上提到的条件,年薪竟然是相当于30000盾的美金15000元,那是布拉格的25年份!在座的各位想一想,有这样的报酬,你们去不去?

正当读者为此议论纷纷时,斋藤先生语调一转,

美国的艺术界就是这样,比如,波士顿交响乐团是美国历史最为悠久的乐团之一。创立于1881年。是由一个富翁出资100万美金组成财团,在欧洲招揽以德国人为中心的69名演奏家而组成。那些为了热爱的音乐而不顾贫困的人们,突然间明白了音乐会给他们带来做梦也想象不出的巨大财富。最早是音乐,然后是广播、电影、音乐剧,再是唱片、电视,纸醉金迷构成了美国之梦。

然而在这种金钱买来的艺术成就,给那些艺术家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在他们心灵上,以及他们创作的艺术上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

我这里还请大家静下心来,好好地想一想。

是啊,这的确是一个另我们好好思考的问题。我认为,这也许正是斋藤先生准备这次讲座的用意所在吧,我们现在整个世界的艺术界也存在着越来越严重的“向钱看”现象,因此,轻浮、浅薄的文艺作品日趋泛滥。这次讲座中,也可以看出斋藤先生目睹了现在艺术界的铜臭之气,为我们敲响了一声警钟吧。

他随后讲到:“所幸的是德沃夏克是个例外,他深深地眷恋着养育他的故土,两年期满不久他便迫不及待地回到了故乡。性格淳朴的他更热爱那宁静的田园波希米亚。住不到两年就热衷于大都会生活而定居美国的人不乏其有,但是年过五十的他即便日进斗金,却还是难以抵挡思乡的痛苦。

下面我们将要聆听的新世界交响曲,就是德沃夏克到美国后第一年的作品,这是一首不朽的名曲,大家也一定熟悉那第二乐章中举世闻名的那段慢板。有人说这是他从黑人灵歌里获得的灵感,也有人说这里饱含着作者对故乡波希米亚的那千丝万缕的思念之情。

正是这种情感的激荡,才触发这位音乐家的才思,孕育出这么一部千古名曲。这种情感,这种艺术作品是难以用金钱可以衡量的!我们就是在这种感触之下,聆听了那首名曲,在这不到一个小时的欣赏时间里,我默默想着,想必这次听众们的情感,一定和过去有所不同吧。

果然,等到欣赏完毕,斋藤先生又一次坐上了讲坛,这时,听众们纷纷举手进行提问,他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有关于这部作品的,也有关于德沃夏克的,更有询问关于什么版本的《新世界交响曲》最为经典的,甚至还有问起极为专业的有关作品中和声技法的。斋藤先生一一做了回答。

在回答有关版本时,他不禁推荐起这部诺伊曼特别演奏版,对于这个版本他还由感而发,说:“刚才大家也许注意到了,这是一场特殊的演奏,总统也亲自前来聆听,而且演奏以前全体起立高奏国歌。我不得不承认欧洲人要比我们东方人对于音乐,有着更加深厚的爱好之心。就拿著名的捷克一年一度的“布拉格之春”音乐节来说就可以知道,音乐节开幕之时总是要请来总统,高奏国歌。这种音乐节在各个欧洲国家中成了极为普通的国家庆典,老百姓都把音乐作为生活中的一部分,他们为了这生活的一部分演奏喜欢的乐器、唱歌和欣赏音乐。而国家、地方也赞助各种音乐会使大家可以以低廉的价格入座欣赏。同时教堂的礼拜在音乐普及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不过我确信,”他接着说,“中国是我们日本精神世界的老师,如果我们互相努力,我相信今后我们黄皮肤的亚洲人,一定会创造出更加美好的艺术成就,决不要输给欧洲人!

报告一直延长到了大约四点,会后斋藤先生握住我的手:“好久没有做过这样好的讲座了,遇到这样高素质的听众。这个要感谢吴馆长,感谢国际交流处的各位老师,感谢读者服务中心的刘主任,感谢视听部的罗老师和全体老师,更好感谢为他提供DVD的那位同学,感谢那些热心的听众。”

在我们分别的时候,他还是和顺地向我眯缝着双眼:“我和吴馆长约好的两年以后么,我还会考虑的,我们已经有四位捐献者了。我还要考虑明年的选题,争取比今年更好。真是打心眼里盼望着这天赶快来啊!”

是啊!我也是从心里盼望着这一天的快快到来,因为从这位老先生身上,我们可以学到的,不单是优美音乐知识,更是一颗比那优美的音乐更加纯洁的心灵。

 

后记:这是一篇9年前写的文章,直到去年为止,已经年过古稀的斋藤先生依然还是背着他沉重的双肩包,满面笑容地来到上海图书馆,然而对我说,这是今年的份,明年再来。我依然在等待今年的金秋,盼望着再次能够见到这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并恭祝他健康快乐长寿。

  评论这张
 
阅读(12333)|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